十二月,悄悄

时间:2016-12-27 14:54点击:
  

十二月是二零一六的休止符,大大地写一个句号。它不动声色地画出一个圆,轻阖上二零一六的门扉。那深深庭院里,也曾有过三月春风吹绿江南岸,也曾有过人间四月天,还曾有过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曾记否,千里莺啼绿映红?曾记否,绿树成荫子满枝?曾记否,人闲桂花落?曾记否,砌下落梅如雪乱,拂了一身还满?

每一个季节都是满满的,为什么到了此刻又空空如也?记忆里似乎不曾装过春夏秋冬,不曾看过草长莺飞,不曾经过暴风骤雨,不曾沐过冬寒料峭。那些季节里最深最浓墨重彩的画面又落在了哪儿?是十二月的庭院里吗?如果是,趁我还未出门,是否可以一一捡拾?

从一号看起,慢慢地想,慢慢地回忆,始终拾不到春花秋月。时光是一把锁,锁住了曾经最轰轰烈烈的季节。那锁,没有钥匙可开启。记忆里临摹千遍曾经的绚烂,再也画不出那时的春暖花开。原是季节如花,时光是水,花自漂零水自流。

可我为什么就听不见一点动静呢?外面的机器在嘶吼,过往的车辆在咆哮,唯独没有季节的声音。远山静立如昨,天空广袤如昔,一切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。十二月却告诉我,一切早已不同。以前,它们属于一月,属于二月……,属于所有我所知道的月份。此时此刻,它们却单单属于十二月。十二月,一切都是肃杀的,它们的脸孔也愈加冷峻。哪有什么艳若桃李,从来都是冷若冰霜。

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。谁能懂得季节的悲哀?谁能懂得万物的哀怜?一路匆匆,看过春花似锦,见过夏花绚烂,赏过秋叶静美,却始终不曾见冬雪纷飞。以为,那还远,就像是南北极一般的遥远。却谁知它只是不曾问候南方的山山水水,早已在北方银装素裹。

风凉了,阳光也冷了,恍然已是深冬。冬雪雪冬小大寒,刚过了冬至,空气中就弥漫着冰冷的气息。不知谁的手操控着气温的变化,只知道风更凉了,水更寒了。行走在其中,踏满地落叶,看杉树红了眼眶。还记得夏日那枝头满满的绿,洋溢着生命的气息。那样蓬蓬勃勃的生机,招摇出十万里江山的郁郁青青。日日从你身旁走过,却不知你何时换却绿裳,着了一袭红衣。

一切都这样悄悄地改变,十二月悄悄地落了帷幕。屈指可数的日子,亦在分分秒秒的流逝。我来得及祭奠前一秒,却来不及祭奠这一秒。我想拼尽全力去争夺这最后的分分秒秒,却发现无论我动作如何的快,总来不及争,来不及抢。原来,在时光面前,我永远是个输家。一如春花必然凋零,秋月必经圆缺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希尔顿真人娱乐